雙擊此處添加文字
雙擊此處添加文字


   政策法規 REGULATIONS

雙擊此處添加文字
這個(gè)“又狂又貪”的國企董事長(cháng)創(chuàng )下湖北腐敗案三個(gè)“最”
來(lái)源: | 作者:中國紀檢監察報 記者:陳孝輝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19-04-19 | 3494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       他曾經(jīng)是全國人大代表、全國勞模,頭頂光環(huán)、意氣風(fēng)發(fā),卻因喪失黨性、違紀違法黯然落馬。

       他,就是宜化集團原黨委書(shū)記、董事長(cháng)蔣遠華。他的嚴重違紀違法案,是近年來(lái)湖北省涉案金額最大、個(gè)人違紀違法所得最多、導致國有資產(chǎn)損失最嚴重的腐敗案。

       一年前,湖北省紀委監委依紀依法對蔣遠華進(jìn)行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,結束了他在宜化集團長(cháng)達17年的“掌舵”生涯。2018年9月,蔣遠華被開(kāi)除黨籍、開(kāi)除公職,移送司法機關(guān)依法處理。

“不愿當黨委書(shū)記,只愿當老板”

      蔣遠華1966年出生于湖北宜都一個(gè)農民家庭。曾幾何時(shí),他也是一位追求進(jìn)步的有志青年,也曾懷著(zhù)滿(mǎn)腔熱情要振興國企。

2001年2月,年僅35歲的蔣遠華出任宜化集團黨委書(shū)記、董事長(cháng)、總經(jīng)理。當時(shí),宜化已連續虧損4年,職工每月只有350元生活費。學(xué)化學(xué)出身的蔣遠華,發(fā)揮所學(xué)專(zhuān)長(cháng),大膽改革,在集團各級黨組織和廣大干部職工共同努力下,企業(yè)迅速扭虧為盈。

面對成績(jì),蔣遠華的內心隨著(zhù)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壯大逐漸膨脹。他以挽救公司的“能人”“功臣”“英雄”自居,開(kāi)始享受下屬的吹捧奉迎,驕傲自大、唯我獨尊的霸道作風(fēng)和追逐奢華的享樂(lè )主義也日漸抬頭。

       自2002年開(kāi)始,他在宜化集團內部大肆操辦個(gè)人生日宴會(huì ),影響極壞。2015年4月,經(jīng)他授意,公司辦公室以下屬企業(yè)房產(chǎn)推介會(huì )的名義在宜昌一處高檔別墅為他操辦生日宴。他和妻子柴某某以及公司高管、中層干部100多人欣然赴宴,宴會(huì )上播放宣揚對他個(gè)人崇拜的歌曲。整個(gè)活動(dòng)花銷(xiāo)30多萬(wàn)元,在集團報銷(xiāo)。

宜化集團為其量身定制了“董事長(cháng)服務(wù)工作手冊”,要求秘書(shū)每天按“手冊”標準為其提供衣食住行全方位服務(wù),就連什么時(shí)間服用多少蟲(chóng)草燕窩等細節都規定得一清二楚。

蔣遠華早已忘卻了國企各級黨組織和廣大企業(yè)職工才是企業(yè)發(fā)展壯大真正的“功臣”,在企業(yè)內部大搞人身依附,把黨的領(lǐng)導變?yōu)樗麄€(gè)人領(lǐng)導,虛化了企業(yè)黨的建設。他甚至口無(wú)遮攔地說(shuō):“我不愿當黨委書(shū)記,只愿當老板?!?/span>

      拋棄信仰的蔣遠華在尋找封建迷信的精神慰藉上一路狂奔。從2008年開(kāi)始,他每年都會(huì )到道觀(guān)燒香拜神,向道觀(guān)累計捐了110萬(wàn)元的香火錢(qián)。2017年,新疆宜化公司連續發(fā)生安全事故,蔣遠華不從內部管理和設備維護上找原因,竟然歸結于風(fēng)水問(wèn)題,在公司內大擺風(fēng)水陣,邀請“大師”作法驅邪,擺放風(fēng)水石、麒麟和照妖鏡,組織班子成員集體跪拜關(guān)公像,以求轉運保平安。

違規收購,國企成了“家天下”

      失去初心的蔣遠華,儼然視宜化為自己的“獨立王國”。他毫不掩飾自己要將集團管理變?yōu)椤凹姨煜隆辈闹蟹e攢家業(yè)的念頭。

      他違反干部管理制度先后安排妹妹、妻舅、侄女婿、原司機等20多名親戚親信出任公司高管、財務(wù)、銷(xiāo)售等關(guān)鍵部門(mén)和崗位,借此強化對公司的私人控制。

      蔣遠華對中央規定置若罔聞,在國企重大事項決策、重要干部任免、重大項目安排、大額資金使用“三重一大”問(wèn)題上,不經(jīng)集體研究,大搞“一言堂”。

      2002年,集團想收購正在破產(chǎn)清算中的某化肥廠(chǎng),未獲得宜昌市政府批準。蔣遠華當即拍板,由集團管理層、部門(mén)骨干和個(gè)別老板共同籌資,私下收購該化肥廠(chǎng)成立了化工工業(yè)有限公司,并安排多名業(yè)務(wù)骨干從集團虛假離職,組建管理團隊,打著(zhù)集團的國企招牌拿到優(yōu)質(zhì)資源后,再交由該公司經(jīng)營(yíng)謀利。

      據一名當時(shí)出資的高管透露,“到2008年市場(chǎng)行情一直較好,該公司每年利潤超過(guò)1億元,分紅非??捎^(guān)?!?/span>

正是這一次在收購化肥廠(chǎng)上嘗到了“刀尖上的甜頭”,使得蔣遠華膽子越來(lái)越大,一心癡迷于收購企業(yè)非法經(jīng)營(yíng),中飽私囊。蔣遠華在懺悔書(shū)中說(shuō),“從2002開(kāi)始,第一顆扣子就扣錯了,接下來(lái)的就都扣錯了?!?/span>

       從2002年到2010年,蔣遠華復制該公司的模式,先后收購了10余家化肥、化工企業(yè),急劇擴張自己的私營(yíng)版圖,嚴重損害宜化集團的利益。除了非法經(jīng)營(yíng)同類(lèi)產(chǎn)品,蔣遠華及其親屬還在各個(gè)關(guān)聯(lián)企業(yè)分干股、拿分紅,大肆索取和收受巨額賄賂。

       2005年至2016年,蔣遠華利用擔任集團董事長(cháng)、總經(jīng)理的職務(wù)便利,為宜昌某公司在礦山入股、借款投資、分包開(kāi)采等方面謀取巨額利益,伙同其妻收受巨額賄賂和干股分紅。

       2006年至2010年,蔣遠華為北京某公司在股份轉讓等方面提供幫助、謀取利益,伙同其妻和特定關(guān)系人先后收受巨額股份轉讓款和好處費。

       上梁不正下梁歪。正是源于蔣遠華的“言傳身教”,集團的眾多管理人員紛紛效仿,大肆攫取國家利益,集團陷入一片烏煙瘴氣。

挪用國資,大搞“內幕交易”

       “名下持有5只股票?!?016年1月,蔣遠華在個(gè)人有關(guān)事項報告表中如此填報。事實(shí)上,當時(shí)蔣遠華及其妻名下共有股票28只,市值都很高,僅一只股票市值就達1000余萬(wàn)元。

        問(wèn)題的背后,是蔣遠華暗度陳倉,挪用國有資產(chǎn)大搞“內幕交易”。他利用宜化集團下屬上市公司股權分置改革、分紅送股內幕消息等,與公司多名高管密謀,挪用巨額資金進(jìn)行相關(guān)股票交易謀利。2005年至2007年,在蔣遠華安排下,相關(guān)人員13次挪用宜化集團下屬公司或其控制的私營(yíng)企業(yè)資金進(jìn)入股市,通過(guò)與宜化集團高管無(wú)關(guān)聯(lián)的證券賬戶(hù)買(mǎi)賣(mài)湖北宜化股票,獲利豐厚。

        他還瞞天過(guò)海,私設貿易公司“低買(mǎi)高賣(mài)”。蔣遠華利用國內對磷化肥銷(xiāo)售限價(jià)“商機”,在境外設貿易公司,私下倒賣(mài)宜化集團旗下磷化肥到國外以賺取價(jià)差。2006年至2011年,在蔣遠華安排下,宜化集團相關(guān)人員、利益關(guān)聯(lián)方在境外以個(gè)人名義注冊了6家貿易公司,通過(guò)承接海外磷化肥訂單,再從宜化集團下屬公司訂購磷化肥進(jìn)行倒賣(mài),獲取巨額利潤,全部作為宜化集團賬外資金留存海外,成為其個(gè)人掌控的資產(chǎn)。

       黑幕遲早會(huì )被揭開(kāi),正義終究不會(huì )缺席。湖北省紀委監委查明,蔣遠華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、中央八項規定精神、組織紀律、廉潔紀律、群眾紀律和生活紀律,涉嫌受賄罪、挪用公款罪、挪用資金罪、內幕交易罪、非法經(jīng)營(yíng)同類(lèi)營(yíng)業(yè)罪、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,蠶食掏空國有資產(chǎn)花樣百出,涉案金額龐大,其中個(gè)人違紀違法所得特別巨大。

2018年9月,蔣遠華被開(kāi)除黨籍、開(kāi)除公職,并被移送司法機關(guān)。

“我對不起國家,對不起黨組織,對不起我的家人,我愿把靈魂深處丑陋的一面赤裸裸地揭示出來(lái),希望以我的慘痛教訓為其他國企領(lǐng)導人敲響警鐘?!笔Y遠華在自悔書(shū)里寫(xiě)道。